-抗战我铁血枭雄下载,抗战之复兴之路小说

2022年11月22日 作者 SDFJKOSD 0

抗战我铁血枭雄下载,抗战之复兴之路小说

0036神鞭魅影

刘成龙看见三十多个鬼子抄了上来,大有将他“包饺子”之意,心下大惊,瞥见不远处有个不是很高的土丘,便就地一滚,躲在了土丘后面。

紧接着鬼子的三十多把枪喷出了火舌,子弹嗖嗖地在他耳边掠过。

鬼子射击了一阵,见土丘后面毫无反应,以为刘成龙中弹了,枪声稀疏下来,有几个胆子大点的鬼子探头晃脑,想上前去看个究竟。

趁这机会,刘成龙从土丘里滚出来,伏在地上对着鬼子扣动了手中的冲锋枪,一梭子弹过去,顿时撂倒了五六个鬼子,紧接着又滚回了土丘后面。

“八格!射击!”鬼子气疯了,一个小头目吼叫着。

紧接着子弹就像狂风暴雨倾泻过来,刘成龙伏在土丘下,一动不动。射击了许久,枪声终于停下来了。一个鬼子用日语说:“报告,没子弹了。”

鬼子头目说:“只有一个支那人,我们皇军几十个,抓活的!”

刘成龙心中暗喜,猛地从土丘后面跳出来,大喊一声,“小鬼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端起冲锋枪就是一阵狂扫。

刚撂倒几个鬼子,只听“咔嚓”一声,子弹打光了。

“支那人,没子弹了!”一个鬼子兴奋地大叫着,“抓活的!”

二三十个鬼子很快围了上来,他们手中端着三八步枪,刺刀闪着瘆人的寒光。

刘成龙见这么多人围上来,却也毫不畏惧,立即背紧了身上的冲锋枪,抽出把匕首握在手中,运起了师父传授给他的南拳北腿,在刺刀与战刀丛中寻找鬼子的头颅。

然而,这些鬼子中也不乏练过武功的好手,他们看见刘成龙身手非同一般,有好几个鬼子武士纷纷亮出看家本领,与刘成龙周旋。

刘成龙见情况危急,立即收了拳势,无奈之下,从腰间抽出一条丈余长的银鞭,霎时,刘成龙的周身立刻现出一团银雾,只见他活像一个影子,在银鞭的掩护下,东游西闪,顿时好几个鬼子被银鞭击中,哀嚎倒地,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时,谢春华、毕胜云带着战士们追了上来,鬼子心慌,各自分散逃命。

鬼子虽然只有三十几个,但在分散的情况下,只能一对一,这让残敌逃了不少。刘成龙一见大急,只好一一追赶,凭他草上飞的功夫,像老鹰扑小鸡一样,不到半个小时,他一个人就生擒了十几个鬼子。

这次小小的战役,刘成龙展示了他高超的武功,让战士们刮目相看。

晚上,刘洪生乐呵呵地走进了二排的帐篷里,手上举着一瓶酒,笑道:“庆功,庆功,给你们庆功!”

大家一下子围拢上来。谢春华咧着嘴道:“这次功劳数排长最大,要不是他,我们擒不了那么多鬼子,甚至他们都逃走了。”

刘成龙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声道:“不,不,这是大家的功劳,一个人武功再高,也无法完成这个任务的,我只是比你们走得前一点而已。”

“排长,你太谦虚了!”毕胜云道:“你哪学来的这等本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刘成龙手一摊,“我没什么本事啊,跟大家差不多呀,在特战队的时候我们不是都练过吗?其他的我也不懂。”

因为跟师傅分别的时候郑伟军曾叮嘱他不要在外人面前提及学武之事,他不敢违背师傅的旨意。

“那你耍的什么鞭?哪里来的?”谢春华这样追问他。

刘成龙呵呵一笑,“我哪有什么鞭啊,那是路上拾的牧民用的牧马鞭,随便耍的,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而且还真震住了那些个鬼子。”

刘洪生也笑道:“你小子打仗有一手,今日听他们一说,你武功还挺不简单了你!来,喝杯酒,祝贺你!”

刘成龙笑了笑,接过刘洪生递过来的酒喝了一口。

次日清晨,谢春华带着毕胜云、袁振光及两个班的战士出去巡逻,刘成龙及一个班的战士留下看守帐篷,战士们都要他好好休息。

刘成龙检查了岗哨后,就牵着战马来到草场上放牧。

草原辽阔,风吹草地,一片苍茫绿色。

远处有一大群羊,还有两个放牧的人,不时传来一两句歌声,是女人唱的,嘹亮得像草原上的百灵。

刘成龙正倾听着,忽见盐碱地那边过来一群人,约有二十多个,走得匆忙,形迹可疑。

正观察时,那伙人已经走到面前,刘成龙看他们徒手无枪,一时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被击溃的日伪军。

这伙人同样也发现了前面的刘成龙,但见刘成龙一个人,稍一惊慌后就立即镇静下来,继续往前走。

突然,一个魁梧大汉举起右手,这伙人立即对刘成龙形成一个弧形的包围圈。

刘成龙心里一下子雪亮:二鬼子(伪军)!

说时迟那时快,几条大汉已经冲到了刘成龙的面前。刘成龙冷笑一声,“唰”地抽出腰间的白色皮鞭,鞭梢一飞,冲上来的三个大汉已被击倒。

后面的伪军一见,一窝蜂涌了上来,企图以多取胜。刘成龙立即使出“雪裹梨花”的绝招,霎时一团银雾滚了过来,二鬼子大叫“魔影”“魔影”!掉头就逃,哪知这“魔影”神速,如秋风扫落叶,暴雨打残桐,二鬼子立时就一片东倒西歪。

最后只剩下那个指挥的魁梧大汉,这个人颇懂拳脚,身手快速,连连让过皮鞭,企图趁空激进,攻击对手。

刘成龙猜想这人定是匪首,立即收鞭,用掌猛击过去,那匪首挨了一掌,一个趔趄,从身上抽出一把刺刀,朝刘成龙猛刺过来。

刘成龙侧身闪过,飞起一脚,把匪首踢出一丈开外。

匪首一个跟斗立稳,再次猛扑过来。这时,刘成龙偷偷摸出一把匕首,手猛一甩,只见一道寒光闪过,正中前胸,匪首闷哼一声,站立不稳,猝然倒地。

突然一阵马蹄声响起,谢春华、毕胜云、袁振光率领着几十个战士全速赶来,二十余个伪军全部落网。

这是一场突然的遭遇战,打得天昏地暗,惊心动魄,可惜这精彩场面战士们只看到后半部,而有幸目睹全过程的,只有两个人——乌斯达鲁和他的女儿艾丽哈娃。

那天,当伪军围住刘成龙的时候,就引起牧人乌斯达鲁的注意,他立刻带着女儿艾丽哈娃骑马赶到近旁观看。他觉得自己不是在观看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而是在欣赏那个国军战士的武术表演。

女儿艾丽哈娃瞪着明亮的大眼睛看呆了,直到刘成龙打倒最后一个敌人,她才松了一口气,激动地拉着爹爹的手,问:“爹,那是‘天山鞭’吗?”

乌斯达鲁点了点头。

艾丽哈娃又兴奋地说:“他的武功真高!”

乌斯达鲁看了艾丽哈娃一眼,说:“是啊,草原上很难见到了。”他内心里喜欢上这位年轻的国军战士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草原上的晨雾还没有完全消散,乌斯达鲁就骑着马,来到了特务连二排驻地的帐篷前。哨兵见他是个牧民,客气地问道:“大叔,你有事吗?”

乌斯达鲁道:“我想见一个打鬼子的战士。”

哨兵笑了起来。“我们都是打鬼子的。大叔,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乌斯达鲁摇了摇头,“不知道。”

哨兵说,“大叔,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叫我找谁去?”

乌斯达鲁想了想,也是,他叹了口气,怏怏地往回走。

乌斯达鲁还没走几步,这时,战士们都纷纷出了帐篷,准备牵马去放牧,乌斯达鲁一眼就看到了刘成龙,兴奋地用手指着叫道:“就是他!就是他!”

“那是我们排长。”哨兵说,“你要找他吗?”

刘成龙走了过来,哨兵立正,大声说:“报告排长,这位大叔找你。”

刘成龙诧异地问:“大叔,你找我?”

乌斯达鲁道:“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啊,你的‘天山鞭’使得真好,长官,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我叫乌斯达鲁。”

刘成龙一听,知道这牧人是武术行家,忙道:“别叫我长官,我叫刘成龙,我的‘天山鞭’练得不好,大叔你见笑了。”

乌斯达鲁哈哈大笑道:“那天你独战群匪,我看到了,看到了。长官,我是请你到我帐篷里去做客,我的帐篷就在草场那边,我的女儿会做最香最好的奶茶招待你,你来吗?”

刘成龙笑着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大叔,有空我一定去拜访你和你的女儿!但你千万不要叫我长官,叫我的名字好了,我叫刘成龙。不然我就不敢去你那了。”

“好,好!我就叫你刘成龙了。”乌斯达鲁高兴得眼里闪着光芒,说:“你一定要来,我还要送一套草原上的掌法给你!”

刘成龙一愣,“你要送一套草原上的掌法给我?”

乌斯达鲁道:“是的,我是草原上一个寂寞的武师,我和女儿艾丽哈娃等待着你这位贵宾的降临!”

0037草原上的雄鹰

几天之后,草原上已经平静下来,再也见不到流窜的残敌了,刘成龙决定去看望乌斯达鲁。

乌斯达鲁见刘成龙来了,高兴得满面红光,抓住他的手说:“欢迎你来做客,你没有辜负我的诚意。自从那天见到你惊人的武艺,我就喜欢上你啦。”

刘成龙笑道:“乌斯达鲁大叔,你太夸奖了!”

乌斯达鲁说:“真的,不是夸奖,我在草原上还没有见过有谁比你强。”

两人都盘膝坐在炕上,乌斯达鲁问:“你的‘天山鞭’真神了,我只听说有这门功夫,可没见过。你是天山派的传人吧?”

刘成龙不好意思地说:“不是,我哪一派都不是。”

乌斯达鲁惊异地问:“呵,是哪位草原上的武师教你的?”

刘成龙说:“不是草原上的武师,是一位内地的人传授给我的,他说这‘天山鞭’是一位草原上的牧人创立的。”

乌斯达鲁听后,长长叹息了一声,忧伤地说:“鬼子来了以后,草原上的武师死的死、伤的伤、走的走、逃的逃,更有些人投靠了日本人,做起了可耻的叛徒、卖国贼!如今草原上的武林太寂寞了,武功沉沦了,武师寥寥无几了。想当年天山派武功名震天下,可如今后继无人了啊……”

沉默了一会,乌斯达鲁又说:“我是一个草原武师,一个孤独寂寞的武师,连一个武林的朋友都难见到了。我只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我担心我毕生的武功她难于继承下去……所以,所以,我想把几门重要的武功传授给你,以免在武林失传,你也好用它杀敌报国,你能答应我么?”

刘成龙听得非常激动,他没想到这位草原上的武师胸怀这样宽广,忙道:“如果真能这样的话,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师父了!”

乌斯达鲁也激动地抓住刘成龙的手道:“我不敢做你的师父,但愿你不要离开草原,做草原的守卫者!”

乌斯达鲁睁着炽热信赖的眼神热切地望着他。

“这……”刘成龙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大叔,你知道我是个军人,军人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听国家的指挥,听长官的指挥,不管去哪里,我都是身不由己的。”

“嗯,这我理解。”乌斯达鲁点了点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只要你用我传授的武功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我就无憾了!”

刘成龙郑重地点了点头。“大叔,说实话,尽管我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但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里,爱这草原、戈壁,更爱你们!我爱我们的国家,我愿意为她流血牺牲!大叔,我不会辜负你的厚望的!”

乌斯达鲁一下子紧紧拥抱住他,泪眼婆娑地说:“孩子,你会成为草原上高飞的雄鹰,高飞的雄鹰……”

这时,帐篷外响起一阵马蹄声,艾丽哈娃回来了,她像草原上的一头小鹿,蹦跳着进了帐篷,带来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小小的帐篷里顿时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艾丽哈娃望着刘成龙调皮地说:“我认出你来了,你就是那天打鬼子的武林高手!我给你做的烤羊肉好吃吗?爹一定跟你说了,我的烤羊肉做得最好吃了。”她咯咯咯地笑着。

“艾丽哈娃,我叫刘成龙,认识你和大叔真高兴!”

刘成龙朝艾丽哈娃伸出手,艾丽哈娃也将一只娇嫩的小手伸过来,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刘成龙望着眼前这个热情大方、调皮活泼的草原姑娘,不由得想起了对他有过救命之恩的苏珊娜,心里头充满了惆怅。

不一会,艾丽哈娃端来了香喷喷的烤羊肉,乌斯达鲁哈哈大笑道:“艾丽哈娃,我的好女儿,今天是个吉祥的日子,我找到了一只草原上高飞的雄鹰,我要把我的武艺全教给他,艾丽哈娃,你不会嫉妒吧?如果你喜欢,你就把最好的奶酒拿出来!”

艾丽哈娃咯咯咯地笑着说:“草原上的雄鹰飞到了我的帐篷里,我哪会嫉妒?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去拿酒来。”说着,她拿出了最好的奶酒。

小小的帐篷里充满了酒香,充满了友情,充满了欢乐……

夜幕笼罩着草原,一盘圆月从鱼鳞般的云隙中闪出,草原上弥漫起朦胧的月光,像是升腾起来的一片淡淡的银雾。

第二天晚上,刘成龙遵照与乌斯达鲁的约定,早早地来到了乌斯达鲁的帐篷外。

“阿龙哥,这么早啊。”艾丽哈娃看见了刘成龙,赶忙从帐篷里迎了出来。

乌斯达鲁哈哈大笑着,“进来喝碗奶酒吧。”

“大叔,我吃过了,就在外面等吧。”刘成龙说着瞟了一眼艾丽哈娃,只见她换了一身装束,一头长发被一条黄色发带束住,一身蒙古姑娘特有的服饰,难掩她丰满姣好的身材。

艾丽哈娃咯咯咯笑了一阵,“阿龙哥,我想跟你讨教几招,你愿意吗?”

“艾丽哈娃,我哪是你的对手哦。”刘成龙谦虚地一笑。

“刘成龙,我这女儿被我娇宠惯了,你就跟她过几招吧,也好叫她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乌斯达鲁笑眯眯地说道,眼神中充满鼓励之意。

艾丽哈娃咯咯咯地笑着,“爹,你弄错了,我知道阿龙哥的功夫很厉害,所以才请教他啊。”

“好吧,那我就献丑了,艾丽哈娃,你手下留情呀。”刘成龙对着艾丽哈娃一抱拳,表示礼貌。

“阿龙哥,你少来这套,我可不会让你的。”艾丽哈娃一句话未说完,突然一掌击来,速度奇快,身法怪异。

难道这就是乌斯达鲁要传授给我的掌法?刘成龙想。

由于分心,刘成龙脚下一滑,随即两脚在地上巧妙地画了一个圆圈,惊险地避过艾丽哈娃这极快的一掌。接着刘成龙的双掌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进行回击。

艾丽哈娃身子一转,一掌切向刘成龙的左臂,另一只手向他的腋部斩来,出掌如风,快如闪电。

刘成龙左手腕一翻,变掌为爪,抓向她的左臂,右手成拳,向下猛击她攻向刘成龙腋部的掌心。

艾丽哈娃左掌一变为拳,和刘成龙的左爪硬拼,右手突然曲起只留一根食指,一沉一挪,点向他的章门穴。

她的速度太快了,刘成龙大吃一惊,猛然向后一缩一转,她的食指擦着刘成龙的衣服划过,刚烈的气劲把他的衣服都划开了一道口子。

这一开始艾丽哈娃占了先机,而且还不知道她的掌法如此诡异而凌厉,刘成龙一时陷入了挨打的局面。

刘成龙突然想起师父郑伟军对他说过的话,“南拳北腿长于进攻,太极长于防守,遇敌不明之时,宜用太极。”

想到此,刘成龙豁然开朗,太极拳是最好的防御,以不变应万变,先求无过再伺机求攻,这样,就不会被对方的拳法、掌法所迷惑。

艾丽哈娃见自己占了先机,不免洋洋自得起来,身子一动,如行云流水般的向刘成龙飘来,双掌在空中画了一个奇怪的圈圈,左掌在前,右掌横胸,随着身法的变幻向刘成龙攻过来。

刘成龙双脚一分,站好太极拳的基本马步,双掌举于胸前,然后随意地张开,显得柔性十足,摆了一个太极的手势,这一刻他的身体变得柔韧起来。

艾丽哈娃的左掌毫不客气地印在刘成龙的胸口,却发现一点儿都不受力,蓄满的劲力如泥牛入海。刘成龙的胸肌突然一滑,她的左掌被牵引着向旁边滑去。艾丽哈娃心中一惊,知道刘成龙用了借力打力的手法,左掌一旋一转,挣脱了刘成龙的缠力,缩了回去,紧接而来的右掌突然握成拳,击向了刘成龙的小腹。

刘成龙双手一合,右掌握住她的拳头,左手抓住她的小臂,身子猛然一转,双手的柔劲发出,将她攻来的劲力化去,脚下使出一招自创的太极步,身子转了一圈,突进她怀里,紧紧把她的左臂压在她身上,让她无法出手。

0038月光下的柔情

刘成龙愣怔了一会,这艾丽哈娃由于刚洗过澡,衣着比较单薄,都能感觉到她胸前的丰满。

艾丽哈娃一个大意被刘成龙贴着了身体,她赶紧向后退,刘成龙的身子也贴着往后退,这样一来一去,刘成龙坚实的背部摩擦着她的胸部,让她又羞又躁,幸亏是夜晚,别人看不出来。

“快,放开我。”艾丽哈娃小声说着,膝盖一弯,顶向了刘成龙的小腿。

“咳咳……对……对不起。”刘成龙猛然一跳,站在了远处,很不好意思地道歉着。

乌斯达鲁走上前来说:“艾丽哈娃,你退下吧,再不退下你就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转头问刘成龙,“你刚才用的是太极?”

“是的,大叔。”

乌斯达鲁赞许地点了点头,“你能灵活应变,不拘泥于某种招式,不错!”

“师父曾经跟我说过,遇敌不明的情况下,最好的防御就是太极,所以我用上了。”刘成龙好奇地问,“大叔,刚才艾丽哈娃用的是什么掌法?”

“天山三绝掌,来,我把它传授给你。”乌斯达鲁说着,边演练边讲解起了这套掌法。

从这以后,刘成龙每晚都要赶到这里,跟着乌斯达鲁练习“天山三绝掌”,直到深夜才返回驻地。

不久之后,整个特务连都知道他在学武功,后来也传到了连长刘洪生的耳朵里,不过战友们都支持他学。因为大家都认识到,作为一名特务连的战士,如果学了武艺,无异于如虎添翼,尤其是跟鬼子拼刺刀的时候,会武术的人占了极大的优势。在国军装备如此简陋的情况下,中华武术占有重要地位,有时候是机枪和坦克所不能代替的。

乌斯达鲁在给刘成龙授受掌法时,艾丽哈娃就坐在一旁静静地观看,一双大眼睛放射着激动和喜悦的光芒。有时乌斯达鲁和刘成龙对练,有时乌斯达鲁叫艾丽哈娃和刘成龙对练。艾丽哈娃毕竟是草原武师的女儿,有一定的功底,两人对练起来非常顺手,两个身影在小河边的月光下展闪翻腾,叫人眼花缭乱。乌斯达鲁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他决定要把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刘成龙。

一天傍晚,乌斯达鲁出门未归,刘成龙来了,艾丽哈娃就陪他在小河边练习“天山三绝掌”,这时,残阳还留在草原上,一片嫣红,两个人影在波光粼粼的小河边闪动,时缓时快,不时还能听到艾丽哈娃银铃般的笑声。

练了一阵之后,两人就坐在小河边歇息。望着无边的草原景色和草原上升起的袅袅炊烟,刘成龙不禁在想,这个时候,家里也应该做晚饭了吧。想起家里的老父老母,刘成龙心里头充满了无限的惆怅。

艾丽哈娃紧挨着他,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凝视着他:“阿龙哥,你的眼神好忧伤哦,你想家了吗?”

“嗯。”刘成龙点了点头。

“阿龙哥,听说江南好美好美的。”艾丽哈娃的眼神充满了向往。

刘成龙长叹一声:“我已经七年没回家了。”

“阿龙哥,你回家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哈。”在暮色中,刘成龙看到了艾丽哈娃的双眸里闪动着一种异样的光,热烈而又深情。

刘成龙的心一阵狂跳,连忙把眼睛跳开。

艾丽哈娃一把抓住刘成龙的手:“阿龙哥,你还不知道我的心么?”她把头靠在刘成龙胸前,眼睛噙着激动的泪水,“阿龙哥,你是草原上一只高飞的雄鹰……我愿伴随你飞翔……”

刘成龙惊悸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万万没想到,艾丽哈娃的心中萌发了如此强烈的爱意!

是的,她是一位美丽的草原姑娘,她热情、善良、勇敢,又与自己一样喜欢武术,要不是自己军务在身,他会喜欢上她的,只是如今……

这,怎么办?刘成龙内心挣扎着。

小河在静静地流淌,月亮和星星在柔情蜜意地看着他们。刘成龙起身向艾丽哈娃告别。

“阿龙哥,我要跟你一起回营房。”艾丽哈娃搂着刘成龙的手。

刘成龙吓了一跳:“傻丫头,部队是有纪律的,营房哪能随便进出呢?”

“那你明天还要来,我等着你,啊?”

”好吧,我答应你。“刘成龙不想伤她的心。

艾丽哈娃在小河边痴痴地望着刘成龙跨上马背,她喊道:“阿龙哥,明天早点来哦——”

“嗯,快回去吧,听话,啊?”

艾丽哈娃看着刘成龙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夜幕中,才怏怏而回。

谁也想不到,这一别,相逢的日子竟然如此漫长……

0039跟踪追击

刘成龙回到营地,谢春华正焦急地等待着他,见他回来,便道:“排长,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怎么啦,副排长?”刘成龙拴好马,走到谢春华跟前,“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

“连长正到处找你呢,有紧急任务。”谢春华说着,带着刘成龙来到连长刘洪生的帐营。

刘成龙和谢春华快步朝刘洪生的帐营走去。

谢春华在刘洪生的帐房外,“报告连长,排长回来了!”

刘洪生正在帐营里来回踱着步,看见刘成龙进来,高兴道:“刘成龙,你回来了,太好了!”

“报告连长,是不是有紧急任务?”

“嗯。”刘洪生点了点头,“刚才巡逻哨回来报告,说有八名伪军潜逃过来了,这些伪军没有枪,但杀伤了一名哨兵,夺走了一支步枪和二十发子弹。一排和三排分别去东面和南面追捕了,你马上带上二排往西北方向追击,速度要快!”

“是!”刘成龙带着谢春华马上赶回了营地。

二排的营地里吹起了紧急集合哨。

刘成龙分析,敌人向北逃窜的可能性大,因为察哈尔在辉腾锡勒草原的北面,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鬼子盘踞的察哈尔。

此时已是午夜了,谢春华带领一班往西追击,刘成龙带着袁振光的三班往北追捕,毕胜云和二班的战士们留守。

往北,是戈壁深处,谁都知道,那是很危险的地方。如果察哈尔有前来接应的鬼子和伪军的话,就更加危险了。但敌人既然去了,追击者哪能不追去呢?

刘成龙率领三班战士,全副武装,带足了干粮和水,踏着大戈壁的漠漠黄沙向纵深挺进。他们想寻找逃敌的足迹,可流沙滚滚,哪儿能寻得到?直到黎明,他们连逃敌的影子也没见到。

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追下去?

第二天中午,风停了,天空中悬着炽热的太阳,气温在升高,黄沙在发烫,人人汗流浃背,高兴的是,他们遇到了一块沙漠中的绿洲,虽然不大,却是一片美丽的草场。

草场上没有放牧的人,只有几株寂寞的胡杨树,他们就靠在一株胡杨树下歇息,吃干粮,喝水。走了一夜和整个上午,人都困极了,真想睡一觉,可任务在身,逃敌未见,哪能安睡呢?

这时,忽然一阵沙沙的响声由远而近,刘成龙和战友们大惊,忙推弹上膛,侧耳倾听。

眨眼功夫,一群灰色的野狼已到草场边缘,约有二十余只。狼群一见到人,立即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毫无顾忌地扑了上来。

看得出,这是一群饿极了的野狼,袁振光和三班的战士们立即扣住了扳机,准备射击。

刘成龙连忙摆摆手说:“不要开枪,枪一响不就是给逃敌报信了吗?”

袁振光急道:“那怎么办?狼群都已经扑上来了!”

刘成龙两眼一转,道:“别急,我来对付它们!”

他迅速把枪和身上的水壶等物都交给了身旁的袁振光,独自迎着狼群飞跑过去。

野狼一见有人迎面扑来,后退了几步,停住,馋涎欲滴地望着他。

刘成龙直冲进狼群圈内,“嗖”地从腰间抽出了皮鞭,顿时呼呼风起,只见一团银雾在狼群中滚动。一分钟之后,七八只恶狼已血肉模糊地倒在青草地上,其余的恶狼一见,惊骇不已,顿时掉头往戈壁滩上逃窜。

击败狼群之后,刘成龙和战士们越过一片草地,又进入沙漠地带,继续深入探索,直到傍晚,他们在斜阳中才突然发现前方有好几个黑点。

刘成龙和袁振光他们立即隐蔽在一道沙梁后观察,由于太远,看不清面目,但无疑是一群人,正在往西北方向移动。

刘成龙兴奋起来,命令立即向逃敌靠拢,然后全速跟踪上去。

前方几个人走得极快,大概已经发现了刘成龙他们,一下子就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远了。

刘成龙心想,再迟缓一点,夜色降临下来,就有失去目标的危险。想到这,刘成龙马上对袁振光说:“我先上去拦住他们,你们快一点跟上来。”

说完,刘成龙展开“草上飞”的功夫疾驰而去,不一会,接近了前方这伙人,刘成龙认真观察了一下,是八个人,虽然看他们穿的衣服与本地的牧民无异,但其中一个高个子背上背着支步枪,这无疑是刘洪生说的那伙逃敌!

刘成龙立即沿着一个大沙梁下的沟谷绕到了这伙人的前面,伏在一个沙丘后仔细观察。

这伙二鬼子的头目是一个大块头,约有四十来岁,浓眉恶目,满脸横肉。他走在前面。

大块头的后面紧跟着一个瘦长个,长条脸,脸上有块刀疤,把乌黑的嘴唇也扯翻了一角,极为狰狞。

瘦高个背上背着一支步枪,后面还三三两两跟着六个人。

这时他们的距离也不过三十多米远了,刘成龙突然伸出冲锋枪,吆喝道:“站住!放下枪!举起手来!”

那八个人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前面竟然有人打埋伏,只听大块头喊了一声“隐蔽!”二鬼子们立即伏倒在地,滚到一个沙丘后。

“砰!”一声枪响,对方首先开火了,子弹打在刘成龙身旁的沙丘上。

刘成龙立即开枪反击,双方就依着沙丘打了起来。突然听到对方惨叫一声,可能有一人中弹了。

间歇了几秒钟,接着又相互对射,刘成龙暗暗数着对方的枪声,已经十八响了,他们只剩下两颗子弹了。

对射停止了,只听大块头喊道:“不要开枪,我们的子弹打光了,我们投降。”

刘成龙心中大怒,知道对方在耍诡计,只要他一抬头,那最后的两颗子弹就会飞过来,要了他的命。

好狡猾的二鬼子!刘成龙强压着怒气喊道:“放下枪,举起手过来!”

大块头又喊:“我们受伤了,站不起来!”

正在这时,侧面的枪声响了,原来袁振光和三班的战士们已经迂回到侧面射击,敌人还了两枪之后,果然枪哑了。

刘成龙端起枪站了起来,一步步向敌人走去,袁振光和战士们成一字儿摆开,向敌人逼近。

刘成龙喊道:“只要你们投降,我们并不想打死你们,快站起来!”

不一会,那个大块头站了起来,举起了双手。接着,又有六个人站了起来,举起了双手。

刘成龙问道:“还有一个呢?”

大块头说:“死了。”

刘成龙道:“把他的尸体丢下来。”

大块头只好把瘦高个丢下沙丘,果然死了,子弹正打中头部,满脸的鲜血。

刘成龙心中暗喜,正要拿下大块头,哪知大块头丢尸的一刹那,那支步枪又到了他的手里,刺刀已经上好,狼一般地狞笑道:“要死的,你们就开枪吧,要活的,你们谁有种就上来!”

刘成龙一听,大骂了一声,“他娘的,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一个纵身上了沙丘,顿时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场肉搏。

其他六个伪军面对黑洞洞的枪口都挺害怕,他们举起双手不敢反抗。袁振光和战士们也逼近观望,想帮忙也帮不上。

这大块头也不简单,居然跟刘成龙拼了二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

刘成龙大怒,一手持枪,一手“唰”地从腰间抽出皮鞭,只一鞭甩过去,就把敌人连手带臂缠了个紧紧的。

袁振光和战士们见机猛扑而上,按头的按头,抓手的抓手,摁脚的摁脚。

“把他捆上!”刘成龙说。

战士们将大块头捆了个结结实实。

大块头睁着一双惊愕的眼睛打量着刘成龙,然后慢吞吞地问:“你刚才的是‘天山鞭’?”

刘成龙冷笑一声,说:“废话!”

大块头没再做声了。刘成龙和战士们押着他们连夜返回了驻地。

0040不辞而别

第二天,团部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部队又要开拔了。

原来,135团开赴绥远抗日前线的这几年,全国抗战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1936年12月12日,为了劝谏蒋委员长改变“攘外必先安内”的既定国策,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东北军最高指挥官张学良和第十七路军总指挥杨虎城在西安华清池发动兵变,扣留了蒋委员长,进行“兵谏”。蒋委员长在无奈之下终于答应停止内战、联共抗日,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西安事变”。1937月2月15日,国民政府将工农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和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日本鬼子为了独占中国,急不及待地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 7月7日夜,驻扎北平(北京)的鬼子借口一个士兵失踪,要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搜查。中国守军断然拒绝了鬼子的这一无理要求。鬼子恼羞成怒,开枪开炮猛轰卢沟桥,向城内的中国守军进攻。中国守军第29军吉星文团奋起还击,由此拉开了全民族抗日的序幕。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卢沟桥事变”。

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共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

蒋委员长也深感与日本和谈无望,7月17日,蒋委员长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并宣示了国民政府求战必应战的战略原则,至此,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紧接着日本鬼子对北平、天津发起了全面进攻。鬼子动用了300多架飞机、几百门大炮对北平和天津进行猛烈轰炸,以现代化的装甲兵团攻击中国守军,中国驻军奋起抵抗,浴血奋战,在消灭鬼子部分有生力量的情况下,大多中国士兵以身殉国,北平、天津最终相继沦陷。

之后,鬼子的目光盯住了上海。因为上海是当时国际性大都会,是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是中国最有活力的城市,国家的财政收入百分之六十来自上海。鬼子认为,只要攻陷了上海,中国就不堪一击,三个月内足可结束对华战争。

于是鬼子开始调兵遣将,将大量兵力囤积上海。中国高层也敏感地意识到了鬼子的战略企图,果断下令:各部队坚守驻地,严阵待命,随时驰援上海!

次日清晨,廖建国接到了川军将领郭汝栋发来的紧急命令,135团必须马上返回四川大凉山驻地,接受新的战斗任务。

刘成龙恋恋不舍地坐上部队的汽车,他感到非常遗憾,非常痛苦,临走时来不及跟师傅告别一声,也无法跟乌斯达鲁和艾丽哈娃说声“再见”,太对不起他们了。

就这样,刘成龙满怀依恋和不舍,默默地随部队离开了绥远。

刘成龙不辞而别之后,乌斯达鲁和艾丽哈娃非常痛苦,尤其是艾丽哈娃,等到第四天傍晚,还没见到刘成龙的踪影,她就连夜打马找到特务连的驻地,一看帐篷都拆了,她的心一下子就碎了,好像疯了一样,一连多少日子,她赶着马在草原上寻找,口中不停地呼唤着:“阿龙哥,我草原上的雄鹰,你飞到哪里去了?你的艾丽哈娃在寻找你,你快快来吧!快快来吧……”

尽管乌斯达鲁一再跟她说,刘成龙打鬼子去了,他是一只高飞的雄鹰,飞离了草原,只要鬼子还在中国,他就不会回来了!

可艾丽哈娃听不进去,她流着泪在草原上游荡,每天傍晚,她就痴痴地坐在小河旁,盼望着心上人的到来……

乌斯达鲁看到女儿伤心,他深深地责怪自己,不该把小伙子引到自己的帐篷里来。看到艾丽哈娃的泪眼,他的心不安又痛苦。

几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艾丽哈娃依然那样痴情,乌斯达鲁怕她会变成一个草原上的疯女,于是说道:“艾丽哈娃,你到江西去找他吧,他曾经跟我说过,他是江西人,如果苍天有眼,有朝一日你们会相见的……”

刘成龙没想到的是,在他们返回四川大凉山驻地后的短短几天,上海的抗战形势剑拔弩张,中日双方都在暗中筹谋,调兵遣将,战争一触即发。

卢沟桥事变之后,鬼子野心勃勃,企图在华北制造第二个满洲国。

蒋委员长知道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于是悄悄着手准备着。他暗中把第五军的两个精锐部队第八十七师、八十八师调到上海,准备突袭鬼子海军陆战队,集中兵力将三千鬼子歼灭于上海。又暗中命令海军准备堵塞江阴,全歼日军长江舰队。

但机密泄露,日本长江舰队仓皇逃出长江口。

得知这一情况后,驻扎在上海的鬼子最高指挥官柳川平助大惊,马上集结鬼子海军及陆战队1.5万余人,以虹口日军营房为核心,在周边租界、纱厂构筑百余处坚固掩体工事,调集军舰30余艘在黄浦江严阵以待,随时投入战斗。

做完这一切之后,柳川平助电告日本参谋部,要求增兵上海。日本参谋部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组建上海派遣军,以松井石根大将为司令官,率领三个师团的兵力开往上海增援。

蒋委员长知道这个消息后慌了手脚,为了取得战争主动权,决定在鬼子援军到来之前拿下上海滩。

1937年8月14日,时任京沪警备司令官的张治中率领八十七、八十八师向上海虹口、杨树浦日军据点发动猛烈攻击。中日淞沪会战正式打响了。

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均伤亡惨重。由于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重武器严重不足,鬼子依靠坚固的工事顽强抵抗,虽经数日苦战,仍未攻下鬼子的关键据点。

8月22日夜,日军松井石根上将率第三、十三、十六师团各一部在吴淞、川沙同时登陆,鬼子的力量剧增。

国军的进攻就此结束,逐渐转入防御守势。

战斗越来越激烈,战线越来越吃紧。鬼子的援兵不断增加,形势越来越危急。

蒋委员长紧急集结罗卓英的十五集团军、薛岳的十九集团军、二十一集团军和张治中的第九集团军,猛扑上海滩。

同时电令桂系的第七、第四十八军,粤军的第四、第六十六、第八十三军,川军第二十、第四十三军,湘军第十五、第十六、第十九、第七十七军,鄂军第十三师,皖军第五十六师,黔军第一二一师、独立第三十四旅共四十万之众火速驰援上海!

川军最高指挥官杨森接到蒋委员长出川的命令后,马上集结部队,并发表告全民书:“……我们过去打内战,对不起国家民族,是极其耻辱的。今天的抗日战争是保土卫国,流血牺牲,这是我们军人应尽的天职,我们川军决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要洒尽热血,为国争光!”并立即通电全国,表示愿意亲率川军四十万官兵出川参加抗战,共赴国难。

杨森集结部队完毕,命令原第九师师长郭汝栋升任第四十三军军长,原135团团长廖建国升任211师师长,原135团特务连连长刘洪生升任211师新一团团长,梁葆声升任新一团一营营长,刘成龙升任新一团二营营长,陈翔为三营营长,谢春华升任二营副营长兼二营一连连长,毕胜云升任二连连长,袁振光升任三连连长,即日开赴上海抗日前线。

刘成龙所在的211师,是第二次出川参加抗战的军队,按军委会的命令到武汉集结,然后投入淞沪战场。

欲知淞沪会战如何,请看下文分解。